父亲留给我四个字:诚信、节约(Ⅳ)

[阅读: 次] 日期:17/07/21  来源: [字号: ]

【杭商口述史】

父亲留给我四个字:诚信、节约()

 

抗战胜利之后,我们企业经营基本走上正常,但市场物价波动还是挺大的,特别是抗战胜利那年,物价天天在变化,货物要出手快,预先买好货,一涨了,你就卖出,这样你就赚了,不这样做就要亏的。再后来就到民国后期的一段时间,实行金圆券的辰光,主要问题是货币贬值快,那个物价天天要涨,东西卖出去后,想原价买进就买不进了,那就亏了。那时候物价以白布为标准,我们也用布来比方:进上一百元钱的布料,不到半个月时间里,变成了几百元,看看赚多了,但实际上卖出去再买不进来了,没人会先给你货再收你钱的,都是实时买卖,你再进一批货,可能就不是几百元了,而是一千了。

还有一个更让人哭笑不得的事。1948 年,蒋经国在上海打老虎,不管金融界的,还是工商界的,都要打。打老虎对杭州有影响,上海打大老虎,杭州打小老虎。谁家商品囤起来不卖,他们会知道的,你原来的商品都要求卖完,但是你货进不来他不管,原有货物必须要卖出去,还不能提价,一卖就亏本,也没有办法。

我们也想囤一些货的,但放不牢的,你的商品,如果不卖出去,物价局要查、要处罚的,只能亏本卖出去,全卖光,结果亏大了。这个没有办法的,明明知道要亏也只好亏了。这一段时间亏得最多,大家全亏。所以,这辰光人心很不稳。

1949 年到1953 年这段时间,是私人企业改造的初级阶段。我们企业也不像过去那样自主经营了,主要经销、代销国营商店的产品。这个时候,我还是老板,老板的责任还是蛮大的,税务、销售业务等各种事务,都要老板自己干的。新中国成立之后,不管是大企业、大老板还是我们这些个小企业、小老板,都要搞社会主义,开始经营还正常的,最早感到变化的就是劳资关系。

新中国成立之后新的工会就成立了,我们的职工就加入进去了。1953 年以前,虽然没有工会这样正式的组织名称,但是实际上员工已经在发挥作用了,发言权有了,那时候企业单位里都有工人组织,他们有主张、有发言权,最重要的表现就是要求增加工资,并且干预你的经营事务。很快就是工人当家做主了,老板靠边站。在1949 年以前,工人是不参与管理的,都是老板说了算。1949 年到1953 年,这时候老板虽然还有,但不当家,工人呢,又不能完全承担管理责任。当时我已经参加工商联,经常听到领导作报告,知道这种情况是上面的主张,看清这是大势所趋,能理解。

1950年到1951年那个阶段吧,全国开展支援抗美援朝活动,我们也参与的。要求企业单位出钱,出不了钱的要你认购国债券,我是认购国债的,数字不记得了,企业当时没有流动资金,要靠卖了商品来认购国债券。可是当时一件东西都卖不出去,而且也没有这么多商品可以卖。你买了国债券呢,职工也有意见了,他觉得你认购的国债是个人的,不好向企业拿钱的。职工那边有意见,我心里也想不好。

在这个同时又经历了“三反五反”运动。开始我是有怀疑的,后来领导上反复向我们解释,就在心里算是能理解了。“五反运动”是在私私合营前,私私合营以后这种情况已经好转了,检查大队就撤销了。他们总觉得你们资本家是有阴谋的,要我们积极改造,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。原来一直叫我们“ 听、跟、走”,就是听共产党的话,跟共产党走,走社会主义道路。这个是全国性的口号。这次我从实际中体会到了,你一定要“听、跟、走”的。

我们元泰布庄在1953 年就经历私私合营,有五个牌子的厂、店联合起来,名称叫“五联棉布公司”。股东资产都差不多,全行业中算是比较大的,原来的门市部由两个变为三个。因为我们这个企业资金集中,信誉力强,搞得好,做了没一年,又有一家也要加入我们,就是杭州一家比较大的叫“开泰”的布店,这样就是六家了。开泰布店就是董涤尘他们家的,很有名的。

1953 年的政策又变成鼓励工商业发展,叫“四马分肥”,四分之一是积累再生产,四分之一职工福利,四分之一上交税务,四分之一归老板。所以我们搞私私合营这个时间,老板也好,职工也好,最难忘的就是1953 年,为啥呢?大家都好嘛。1953 年到1955 年搞了三年,1955 11 月以后公私合营,就是在私私合营时候打好基础的。所以当时说,要组织起来,小店、中店、大店都合起来,走这条路,走得通。

刚公私合营的时候,1949 年以前的老员工都在的,民国时候的员工不少一个人的。但经营过程中,成员逐步有了减少,原来我们有八十几个,到私私合营最后只有六十九个,一批职工调出去了,一部分人划出去了,为什么划出去了?那时候,我们棉布行业是比较大的行业,人员太多了,八十三个呢,有些行业工会的干部要从我们这里调人,从我们这里调出去的工人到其他行业里当干部去了,工人他要参加工会工作,参加到检查部门里去了。工会做主把他们调出去的。所以从私私合营到公私合营过程当中,工人逐步调出去不少,调出去的一般都是积极分子,出去就变成干部了。但是老板没有调出去的。这些老员工中的积极分子后来跟我们的关系还好的,少数也有对我们不好的,看不起我们了。

私私合营之后,工人开始参与企业经营管理。五联棉布公司成立了一个叫经营管理委员会的组织,人员组成上工人代表好比六个,我们私方代表就那么几个,有三个就三个,有四个就四个。私私合营的时候就是看老板家族的实力,股份多的就可以在经营管理委员会里边代表多一点。那时候,我们五联公司六十七个职工,包括两个脱产老板,共六十九个人。经营管理委员会里边各方面代表都有的,一起开会,什么事情要坐下来谈的。当时还没有上级派工作组啊什么的,但是有派人来参加,倾听情况的。这个经营管理委员会,刚开始的时候还是老板处在主导位置,生产经营都是要你搞计划的,生产计划、销售计划,你提出来,大家讨论认为哪里对的、哪里不对,认为不对的,工人代表要坚持意见的,老板要根据他们讲的进行调整。有时候他们经过考虑,又认为原方案对了,那就照原方案施行。当时在经营管理委员会里,大家没有大的矛盾。你们问:当时老板跟积极分子有没有红过脸?他们有些事情有没有不听你的话?这个基本上没有的。如果有更大的矛盾,就要报上级部门解决。

从私私合营的时候,老板就开始降低工资了。私私合营必须要改动内部,老板先改,工资降下来,我降到八十三元,这个也不算少了,可以了。公私合营后我也是八十三元,比一般公司员工的收入还多一些,那时候工人工资一般五十九元。但是再后来加工资,就是工人加,私方人员没得加了。

当时的形势是这样一步步过来的,我们也可以说是被动的,也可以说是主动的,被动是少点,更多的是主动。没有私私合营的时候,我们感到有难办的问题,劳资关系不好处理,所以说在那个时候搞私私合营也可以说主动的。但私私合营以后这个矛盾还是存在,劳资关系总有矛盾,再稳定的时候也有矛盾,职工中矛盾关系也经常要发生的,私人老板当时的处境是没有办法解决的,因为他自己还要被改造,怎么能说了算数。那么,这矛盾的最后解决办法就需要公私合营了,公私合营是在向更高一层方面的组织形式上进行改革,有些问题、有些矛盾,可由工会组织来解决。我们参加工商联的,参加民建的,上面对我们进行搞社会主义的教育,我们也接受了,懂得了一些道理,知道这是个大势,也能够理解的。

1955 11 月,我们五联棉布公司变为公私合营,杭州市我们是商业里第一家,也是棉布业第一家搞公私合营的,第二家是中联棉布公司。1955 12 月,杭州棉布业开始搞全行业公私合营,1956 1 月份实现全行业公私合营。棉布行业全行业的公私合营和我们相差了一个多月,我们提早一个多月。公私合营运动,杭州大概几个月就完成了,还选出代表到北京向毛主席报喜,毛主席在天安门上接见了代表。

 载于《杭商口述史--原工商业者卷》(商务印书馆,2014年)



【评论】 【打印】  作者:  编辑:jjs
上一篇:父亲留给我四个字:诚信、节约(Ⅲ)
下一篇:父亲留给我四个字:诚信、节约(Ⅴ)
  相关新闻      
 本文暂无相关新闻
  发表评论      查看评论


点评: 字数
姓名:

·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
 项有关法律法规
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
 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
·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
 中的任意内容
·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
·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
 条款

     站内搜索
     最新图片
“我们的价值观”主题杭州市法治政府建设(
昆明市社科院来杭考察市社科院南宋史研究中
市社科院党支部开展意市社科联副主席周膺赴
     本周热点
公众服务 | 《杭州研究》投稿箱 | 专题栏目 | 联系我们 | 友情链接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浙ICP备09058310号